{{ title }}
{{ errorMessage }}


{{ errorMessage }}





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
新一轮洗牌,教培机构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是……

对教育培训产业而言,被新冠疫情纠缠不休的2020年注定会成为一个分水岭,后教培时代毋庸置疑地到来了。

这像极了春秋战国时期,有改革创新基因的逐渐脱颖而出,政策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,市场自净加速,二八定律渐露迹象。

巨头横入,豪门失和,小微无适,羽量飘零。

正所谓——春秋尚有笔法,战国已无蹈矩。一时间,城头变幻,大浪淘沙,教培行业换了人间。

01
死掉的,无可争议

据统计,疫情爆发以来,已有数万家教培机构倒闭,其中不乏一些明星机构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中。在老炮儿看来,这些机构基本都有一个共性,死得无可争议,死得其所。

从表像看,或死于盲目扩张,或死于寅吃卯粮,或死于烧钱循环,或死于运营漏洞......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不一而足。

从本质看,没有成功地建立起复式盈利模式才是这些机构死掉的真正原因。

主业单一,产品过重,在互联网时代仍然没有建立轻产品系列,使得成本体量过大,抗风险能力极低,风吹草动之间,就已成浮萍飘零。

02
活着的,生不如死

有一句话很有意思——“让别人看起来觉得你很有钱也是一种成功”,不得不说,我们目前还活着的教培机构大多都是这种生不如死的状态。

坚持下去一定会凤凰涅槃吗?

疫情过后一定会出现报复性教育消费吗?

线下机构的线上升级之路一定要走吗?

疫情后我是否要改变模式?

线上机构一定会引领未来吗?

疫情过后教培监管政策会出现同情性松动吗?

......

诸多不确定的思考和期盼就这样没日没夜地萦绕在脑海中,无尽无休,让人白头。

*倒不如以下截图中的朋友认知得爽快↓↓↓

03
火爆的,多是虚火

疫情中,教育部一纸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令让线上教学陷入狂欢。但是后来却发现,很多以为在风口的机构现在都虚火旺盛口舌生疮。

各地官方线上授课平台纷纷上线,学生时间几乎被成建制地占满,连升旗、眼保健操等都被排进了课表;各大巨头财大气粗纷纷推出免费产品。没有时间资源,没有资金实力,拼不过啊!

而线上教学的效果也是一言难尽!

某些线上机构又开始融资了,但没有令人信服的盈利模式和数据,即便是融到Z轮,谁知道你是不是学川普再甩锅博傻啊?

“互联网+教育”和“教育+互联网”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未来的发展路径也绝不相同。

04
改良的,尾大不掉

OMO模式似乎正在成为流行趋势,但人们对这种模式的理解却极为浅薄,这绝对不是“线上+线下”这么简单。

字节跳动强势杀入教育市场,大量收购线下龙头教培企业,其动力初衷就是看准了OMO模式的未来发展趋势。人家是巨兽来袭,量级巨大,你即使知道这种模式未来可期,又何德何能与之抗衡?

传统线下机构线上升级转型还将受到你原有基因惯性的掣肘,改良何其难也?!

和巨兽PK,也许真的不如死去,毕竟斩首要比凌迟幸福一些啊!

05
另辟蹊径的,柳暗花明

后教培时代该如何生存发展?其实,现实也没那么残酷。

市场自净后,身边竞争少了;行业门槛高了,乱入者少了;传播方式多了,品宣招生渠道广了;授课场景多样化了,人力成本低了;市面上产品和工具丰富了,合作选择多了......

后教培时代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在于“结构的更新”。

老炮儿认为,未来理想的教培机构运营结构应该是这样的——“主业+复业+副业”的“复式盈利”模式。

主业:指机构传统的主营教育业务,这是出身问题,不容放弃。

复业:指机构拓展的教育轻产品业务,这是趋势问题,可自研,可合作,是多元化、易封装、轻运营、短周期的属性。

副业:指机构私域客户群体与其它异业场景的并联业务,这是营利性拓客问题,需要有异业合作工具,极有可能颠覆现有社群营销模式,成为本地化客户群裂变的利器。

疫情之后要活得好,就要迎合市场需求,顺应行业趋势,及时调整战略战术;后教培时代,是新陈代谢的时代,是轻产品的时代,是教培行业真正进化的时代,更是涅槃重生的时代。

【破“疫”重生·共赢暑期】2020年中国教培业转型创新互助落地大会将于6月22-24日在郑州举行!6月22日下午的主会场,教培行业老炮,将给大家道出“主业+复业+副业”的真谛,也许,幼儿园做烧烤是离经叛道,但在某种商业背景下,也可能是正确的选择。

和教培老炮面对面,豫见更好的自己。

快速报名通道

相关文章

Baidu
sogou